联盟动态

返回

3分钟读懂北京老炮儿和上海老克拉的秘密

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中国最大的城市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分别留下了“老炮儿”和“老克拉”,这两个标志性的产物。

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为人处世的尺度上。老炮儿坚持的是老理儿,老克拉崇尚的是摩登,正正就像北京与上海这两座中国顶级的大都市一样,浓缩了一方城市文化的精髓。

北京老炮儿混横,但不失热情

上海老克拉风雅,却心怀幽默

老炮儿够局气,老克拉有腔调

老炮儿办事讲究规矩,老克拉谈吐极具雅致……

都是一种被崇尚的文化符号,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老炮儿,是句北京俚语,指资格比较老的玩闹或是经常进局子的人。老流氓、混的、经常换妞的、喝大酒的、黑白两道平趟的……这类人是一个时代的标帜,他们虽然如今可能平庸,但活得依然有些门道儿,办事讲理,有自己的坚持。

相对于北方的“老炮儿”,上海的“老克拉”他们穿着体面、吃喝讲究、办事有腔调、前卫。老克拉中的“克拉”是外来语,是“Color”彩色的意思音译过来解释的。旧上海的老克拉,他们是最先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的一群人,那时的他们土洋结合,形成了一定时期的海派文化。

同样是“老”,大不相同。作为南北文化差异的符号,今天我们的故事从老炮儿与老克拉讲起……

饮食

因为双方都是土生土长的缘故,家乡的吃喝绝对能对他们的口味。

卤煮、灌肠儿、炒肝儿、豆汁儿、爆肚儿、铜锅子涮肉……北京的老炮儿的吃食儿重要的不是营养的搭配,主要讲究的还是一个实在。老北京的饮食不像八大菜系那么精彩,甚至有点儿上不了台面儿。

但凡是老字号,工序口味儿也绝对不会偷奸耍滑,虽然门脸儿都不大,可绝对地道。老炮儿们宴请个宾朋也许会窝在一个小胡同里,显得不生分,或许这才是遵守待客之道的好去处儿。

上海菜受到西式文化的影响很大,但上海人也把中餐的做法融入到了西餐的制作上。单纯从吃喝上就讲究的老克拉们从小就生活在洋房别墅的环境里,还是浓油赤酱的地道本帮菜味道“满号窃”。

煨蹄髈、田螺塞肉、草头圈子、油爆虾……上海菜的光鲜油亮绝对与老克拉的行头穿戴有的一拼,从第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你老适意!

穿戴

作为身份的标志之一,他们的穿戴行头绝对大不一样。

老炮儿秉承着北京的老理儿,穿着讲究舒适。从夏天的白背心儿到冬天的棉袄、皮搂儿,有里有面儿的,不含糊。跟饮食一样,老炮儿的穿戴也认字号。内联升、盛锡福、瑞蚨祥……一些个北京老店必是首选。

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年代,位于中国首都的北京的老炮儿们年轻时就皮靴、皮帽、将校呢,标记了那个时代,也标记了他们自己。

老克拉是西化的一代人,儿时那个纸醉金迷的上海滩让他们耳濡目染。风衣、礼帽、三件套西装是他们的标配,这种土洋结合的海派风格独树一帜。

他们走路笔直、穿花格子的衬衫、衣服一定要送到洗染店去洗、裤子上的两条熨线是一定要有的、皮鞋一丝不苟擦得非常亮。作为那个时代的代表,他们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方式,也许有些与大多数人格格不入,但有腔调的生活态度确实让他们从外表上一目了然。

住宅

住宅区之于城市也是身份的象征,或许这也是文化差异的起点。

四九城儿曾经是皇权的象征,多数的老炮儿们都集中在这个区域的胡同里,崇文宣武的南城居多,当然现今这个叫法已完全消失了。胡同中的老理儿多,这里也多是老炮儿们价值观日趋成熟的所在了。

还有一些老炮儿都集中在海淀区的部队大院里,他们当过兵、下过乡,要么风生水起,要么随风而逝,也许当年拍圈子、茬架的风采只有孤芳自赏的份儿了。生于此,没落于此。

旧上海的弄堂跟北京的胡同差别不大,人蛇混杂,熙熙攘攘,但这都不阻碍老克拉们能在这种地方悠然自得。弹钢琴、听唱片、喝咖啡,他们是中国小资的鼻祖。

带有老上海腔调的欧式洋房、老弄堂、石库门……标签化的不只是老克拉们,还有生养他们的老地方。

爱好

既然标记了一个时代,他们都对自己心头爱有着绝对的坚持。

提笼架鸟是对北京城皇权贵族末裔们的一种戏谑描述,但作为遗风老炮儿们也都传承了下来,不坏规矩。花鸟鱼虫,种类繁多,甭管是否精贵儿,老炮儿们玩的就是个念想儿,门清儿的都是套路。

舞厅曾经是大上海的门面,凭借着年轻时较高的艺术造诣,老克拉们跳起舞来游刃有余。慢三、快四、探戈、伦巴……音乐一起,他们和舞伴们就与音乐融为了一体,老结棍!

老炮儿与老克拉,没有标准,但有尺度,就像是两瓶酒,老炮儿就是二锅头,清纯甘冽,掺不得半点儿沙子;老克拉就是老酒,金黄浓郁,一入口就回味无穷。有这两碗酒垫底,简直没有更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