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出境游目的地资源争夺战升级

 

 

旅游企业争夺出境游目的地资源的方式各有不同,除了以资本的方式高调进入外,还有不少企业借道垂直细分领域,如境外中文包车以及此次事件中提到的当地人服务。日本、韩国、泰国等国家作为中国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成为旅企首先瞄准的领域。

  出境自由行平台最会游创始人兼CEO张睿日前曝出同程挖墙脚内幕,而同程则在一天后公开道歉。挖墙脚的背后实则是旅游企业在出境游目的地方面的资源争夺战。自去年至今,旅游企业通过收购当地旅行社、成立分公司、申请当地旅行社牌照等方式跑马圈地,业内预计出境游目的地资源争夺将持续升级。

 

  擦枪走火

 

  张睿的一篇文章日前引爆业内。文章称,最会游平台游侠(境外旅游目的地当地人)信息遭同程网窃取,同程网当地人项目负责人通过这些信息向最会游用户发送招募邮件。同程旅游对此回应指出,“同程旅游的内部创业项目部获得当地导游和当地人的方式不妥当,对创业公司和当地人产生了伤害,公司已责令停止,所获数据进行删除”。同时,同程旅游向最会游道歉。不过,张睿表示最会游并不满意同程的道歉方式。

 

  同程此次挖墙脚事件其实是国内旅游企业在境外目的地布局的一次擦枪走火。近段时间不论是收购还是合资,同程的海外布局越发明显,而途牛、携程、春秋、海涛、众信等早已开始。劲旅网总裁魏长仁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出境游人数不断上升,市场条件符合旅游企业在境外目的地的布局。“资本市场对企业的要求是做大规模,如果前十年这样做是达不到目的的,但现在可以。”

 

  资本入局

 

  旅游企业争夺出境游目的地资源的方式各有不同,除了以资本的方式高调进入外,还有不少企业借道垂直细分领域,如境外中文包车以及此次事件中提到的当地人服务。日本、韩国、泰国等国家作为中国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成为旅企首先瞄准的领域。

 

  同程旅游从去年开始至今在此方面动作不断。去年11月,同程旅游与日本HIS国际旅行社成立合资公司。去年12月,同程旅游则与韩国乐天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致力于当地旅游资源的整合与采购。今年2月初,同程旅游与玩美假期在泰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同程玩美假期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均致力于当地旅游资源的采购,共同开拓当地旅游市场。

 

  而今年2月,北京海涛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以1.12亿日元收购了日本地接社JSC。两天后,万达与韩国衣恋集团成立合作旅行社。同时,去年5月携程在日本成立分公司,并在去年12月拿到日本旅行社牌照,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日本获取旅行社牌照的在线旅游企业。今年1月,携程又以1.8亿美元投资印度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MakeMyTrip。春秋集团在日本的布局更为深入,去年底宣布五年内在日本开15-20家酒店。

 

  除了短线方面的布局,长线领域也早已有企业出手。2014年初,携程便战略投资主打北美旅游业务的途风旅游,同年9月又投资欧洲旅游市场四大批发商之一的华远国旅。途牛则在去年上半年收购出境游及国内游批发商五洲行,并一直发力直采业务。此外,众信、凯撒等传统旅行社在欧美等地的布局更早。

 

  竞争升级

 

  虽然布局早已启动,新动作也不断出现,但出境游目的地资源并非易啃的骨头。

 

  旅游百事通CEO张力表示,布局海外是趋势,目前可以分为批发商和渠道商两种。其中批发商指的是众信、凯撒,通过直接在海外布局,可以掌握产品的开发权,把控生产过程;而对于渠道商,在旅游标准化产品领域通过直采等方式也可以提升利润空间。魏长仁也对此表示,通过资本的方式在境外投资或合资成立旅行社,可以更好地把控旅游产品的服务质量。而对于布局日韩泰,张睿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境游的日韩泰,就好比国内的北上广,用户行为的变化最先在这几个目的地开始,未来布局的重点一定是从近到远,接下来就是美国、澳洲和欧洲”。

 

  然而目的地资源包括当地交通、景点、美食、WiFi等多种细分服务产品,真正整合这些资源并不容易。张睿表示,旅行目的地是除了大交通、大住宿之外的第三极,是一个万亿级体量,极为碎片化、场景化、个性化、资源分散化的领域,这一领域的创业难度非常大。“只有强大的团队,想得深、跑得快才有机会,剩下的一定是炮灰。”除了分散资源的整合外,魏长仁还指出,在当地部署自己的团队也尤为关键。“没有自己的团队在目的地是很难做好当地业务的。”对此,张力也认为,目前旅游企业在境外的布局刚刚起步,并未看到实质性的成果出现,“概念大于实质”。

 

  不过,虽然难度大,但多位业内人士均预计,未来两三年内,旅游目的地的布局争夺战将会越发激烈,对企业来说,则是早到早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