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携程梁建章:市场越大 创新越具有优势

 

 

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离不开创新。成立16年已成为中国最大旅游服务公司的携程自然也不例外。而能够沉下心专注做创新,并且还能一路并购成为OTA(在线旅游)“大家长”,携程的创新能力在整个较为浮躁的互联网行业颇为难得。

如果带着“创新”的眼光去看携程,很多人都会发现:在服务领域,这家公司曾将制造业的质量管理方法“6西格玛法”运用于互联网服务业;在公司架构上,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二次回归”携程后,展开内部创业,出现了大大小小的BU(业务单元)、SBU(战略业务单元)等。

对于创新,日前梁建章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谈及了从产品、技术、人才乃至公共服务等方面的一系列举措。这些创新背后,再现了梁建章对公司未来发展思路、对市场准确判断及对员工内部激励等综合缜密的考虑。

创新 携程一直保持的基因

“激励与创新有怎样的联系?”当记者抛出这一问题时,被誉为“IT神童”的梁建章语态平和从容。他表示,“激励肯定很重要,但创新无论失败还是成功,都会有相应的收获,像创业公司一样,携程当然要全力以赴地动脑筋去做这样的创新。”

“创新肯定是不容易的,但是很有意思。”梁建章说,“如果没有创新,也不能吸引人才留在携程。携程创新的步伐还是相对稳健,尤其是利用市场规模优势。”

实际上,创新一直是携程的基因,尤其是梁建章“二次回归”携程,进行“内部创业”。在战略层面,梁建章主导了携程的三大变革:移动化、平台化和小团队化创新,组织机构的调整被梁建章摆在第一位。

“在各大事业部的基础上,把公司的权力分配重新从总部分下去。当然,不完全是分权力,同时也要把激励机制、风险都分下去。”梁建章2015年1月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首先,各部门要制定明确的目标,并划清部门之间的界限,从技术上分拆开,把权力分配和部门协调规则化,并把权力进一步往下分配下去;其次,各事业部下成立小团队,拥有更多的自主权、能动性、容错空间去快速推出创新产品。”

一年过去了,如今的梁建章最在意的创新到底是哪些?

首先,他谈到的是技术创新。他说,“技术方面大家不一定感受得到,比如公司的交易量可能是以10倍、20倍的速度在增长,而技术架构能不能支撑这样的业务增长,且成本可控。现在,这些公司都可以支持。总体来看,在技术创新上,携程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搜索信息还是比较全。”

其次,在产品创新上,梁建章谈到了两点:开发更多的海外产品和目的地。“现在国人在海外花的钱很多,但效率不高。”他说,公司希望能推一些并不一定是最热门,但有特色的线路。另外,在时间上,希望政府落实带薪假。

最后,梁建章提到了产品与客户体验的结合,“旅行团很便宜,因为它是集中采购,但是存在品质不是很好,自由度比较差,行程安排得太紧等问题。”

“公司一直想在这方面做一些努力,既能有集中采购的价格,又能保持很好的体验,又能有客户的自由行。所以,推出一些半自助项目,尤其在今年,国内做得很好,国外也在尝试。有一些行程是团队的,但有很多自由活动的空间。”梁建章说,“总之,携程会利用全国性的覆盖优势,集中全国流量。比如,到夏威夷的产品,它有很多线路,有很多岛,我们可以把全国的量集中到某一个岛,这样可以集中采购。当地的服务,酒店就可以集中采购,还可以深入安排各种特色行程。这是利用公司的规模优势。”

成本 用规模优势来分摊

类似这些“规模优势”的表述,梁建章不是第一次提及。在今年1月底携程的年会上,他表示,世界规模最大的市场意味着公司有机会做世界领先的创新,“创新可大到颠覆行业的新商业模式,也可以是点点滴滴的客户体验的提升。我们把创新的决策和激励进一步下放,让更多的基层员工发挥出更多的创造力并从中受益。”

记者注意到,在对人口经济学的研究上,梁建章颇为专注,不仅写书还常发表言论。在梁建章看来,“有利的因素就是基于人口现状造就的巨大市场规模。在创新方面,规模越大的市场越具有优势。”

彼时,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举例说,在同样多投入的情况下,由10亿人来分摊,创新的个人成本就会很低。

事实上,梁建章眼中的“规模优势”,不仅是产品体量、业绩上的规模,还有人的规模。“现在大城市靠吸引其他地方的年轻人口来维持活力。”梁建章说,“如果看小学生的数量跟它的人口比,非常低。所以,现在政策吸引年轻大学生来上海,但教育资源并不完全匹配,也给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带来了一些困扰。”

对此,梁建章此前建议,“中国人要多生。”而为了多生,要从几个方面着手:一方面,需要国家各方面的配套措施,包括补贴抚养孩子的措施;另一方面,提供各种育儿便利,尤其是教育基础设施等的规划要有前瞻性。现在很多学校数量按户籍人口规划,远远不够。未来,要按整个城市规模的预测,规划教育设施,使育儿没有障碍、入学没有障碍。

“总的来说,现在放开二孩只是一个开始,期望未来的人口政策有更大的改革力度,同时要有各种配套政策,使生育率恢复到可持续水平,只有这样,经济才能长期繁荣。”梁建章补充说。

前景 人类可能去外太空旅游

回归的梁建章,做得最多、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在资本层面的动作。去年5月,携程投资了艺龙旅行网;10月,与百度达成股权置换协议,成为去哪儿网的第一大股东。

对于几家公司的整合,梁建章称,“携程做一、二线城市的比较中高端(人群),去哪儿在一些二、三线城市会更多一些,艺龙则专注做酒店。”

对于艺龙的定位,梁建章在去年的内部信中称,艺龙“将继续专注于做中国人的全球酒店预订专家”。

“酒店专家的定位,在世界上造就了一些非常成功的电子商务公司,比如Booking.com。在中国,这个酒店专家的定位未来也一定前途无量!艺龙创办以来,一直是在线旅游的第一梯队,其酒店收入仅次于携程,我相信在携程成为股东以后,艺龙的效率和竞争力将进一步得到提升。”梁建章对记者表示。

在今年1月底的年会中,梁建章透露,携程集团已是交易额超过3000亿元的大公司,但仍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公司。“2020年后携程的交易额将超过1万亿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和旅游企业之一。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各种机会,可能有新的独立上市公司。”

谈及目前的热词VR(虚拟现实)对旅游业的影响,梁建章认为,就旅游行业看,VR不如“真实世界棒”。“旅游还是要去看真实的东西,而真实的东西更值钱,所以还会有旅游的需求。”

其实,梁建章此前就表示,“旅游是一个高层次的精神需求,不是一个虚拟产品,不可能变得非常便宜。长远来说,人类文明高度发达后,人们获得商品都很容易,唯一难以逾越的是空间和时间,要跨越时间和空间仍是要付出很高的价钱。所以,人们还会去外太空旅游。”

“总而言之,旅游产业是最有前景的行业。”梁建章认为,“一是旅游业是一个高层次的精神需求;二是不同于信息产业,旅游是个实体产业,旅游平台公司的价值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