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中国旅游贸易顺差至少在100亿美元以上

 

 

近日,据新华网报道,“根据中国国家旅游局、世界旅游组织以及国家信息中心等有关机构统计标准和研究结果,作为全球入境旅游目的地与出境旅游客源地的双重大国,中国旅游贸易顺差至少在100亿美元以上,所谓‘中国旅游贸易逆差’之说不能成立”。国家旅游局局长在工作报告上说, “‘我国已成为世界旅游服务贸易逆差最大的国家’,这实际是一个严重误导性的说法”。

笔者认为,目前中国大陆的出入境旅游贸易究竟是顺差还是逆差,还是一个有待研究的课题。

第一,认为中国大陆(或内地)的旅游贸易出现逆差并非杜撰出来的,是国家外汇管理局编制的《国际收支平衡表》提供的官方数据,并且被世界旅游组织认可,多少年来一直如此。以2013年为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平衡表》上标明旅游外汇收入517亿美元,旅游外汇支出1286亿美元,逆差769亿美元;2014年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国际旅游亮点2013》标示,中国入境旅游收入517亿美元,居世界第4位;中国出境旅游支出1286亿美元,居世界第1位。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2015年1—5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数据》,其中“旅行”服务贸易的数据为,收入(贷方)214亿美元,支出(借方)939亿美元,差额达724亿美元。如果该数据不妥,国家旅游局应与国家外汇管理局磋商,并与世界旅游组织澄清,摘去“世界旅游外汇第一支出国”的“桂冠”。

第二,国际旅游界公认,购物是旅游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认为出境游客购买“奢侈品”不属于旅游花费,属于“货物贸易”支出,则应界定何谓正常的“旅游购物”,何谓购买“奢侈品”。国际旅游界还公认,不超过12个月的外出求学、美容康疗属于旅游活动。

第三,国家旅游局工作报告说:“2013年中国国际旅游支出为1286亿美元,国际旅游收入516.64亿美元,扣除留学费用约为400亿美元,奢侈品消费近500亿美元,以及几个主要国家和地区出境和入境旅游人均花费差距、回流等因素,至少还有顺差上百亿美元。”

照此推算,2013年的出境旅游支出约为386亿美元(1286-900=386),该年出境游9818.5万人次,人均花费393美元,约合人民币2400元。显然该数据不合常情,除非这近1亿游客中都是去港澳一日游的。笔者退休十余年,每年都数次自费出境旅游,在亚洲邻近国家旅游,每次人均花费6000至8000元;去欧美旅游,每次人均花费10000至20000元。但如果以旅游支出1286亿美元推算,人均花费1300美元,约合人民币8000元,倒是合乎常情的。依我的直观判断,去年出境旅游总支出1286亿美元更靠谱,而386亿美元或400亿美元左右不靠谱。

第四,研究大陆出入境旅游人数的统计标准,目前国家旅游局公布的出入境游客数据是完全照搬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处的“出入境人员”统计数据,虽然数字本身可靠,但把出入境“旅行”与“旅游”混为一谈,不符合世界旅游组织和国际旅游界对旅游与旅游者的定义,也不符合国家旅游局对入境旅游的定义。显然,在出境9818万余人次中,其中因私出境中为赢利而经商者、为生计而务工者、因移民而迁居者、因婚嫁而移民者、因求学而出境1年以上者等,因公出境中的高层官员、外交人员、武装人员及乘务人员等,均不属于“旅游者”,而是“旅行者”。在2629万外国入境人员中,交通运输工具服务员工319.53万人次、就业的108.67万人次、定居的4.63万人次,共432.83万人次,占入境人员总额的16.5%,他们也不属于“旅游者”,而是“旅行者”。

在这方面,俄罗斯的统计口径值得借鉴。俄罗斯把出入境人员总数、旅游签证人数、商务签证人数分别列出。以2011年为例,俄罗斯入境2268.6万人次,其中旅游签证234万人次,商务旅行548万人次;出境4732.6万人次,其中旅游签证1449.6万人次,商务旅行143.3万人次;俄罗斯来华253.6万人次,其中旅游签证150.2万人次。这种统计分类方法其实很容易,把签证的类型与出入境目的分一下类就行了。

第五,国家旅游局局长的工作报告中说:“2013年国际旅游支出为1286亿美元,国际旅游收入516.64亿美元”,这是一个“笔误”。中国大陆入境游客中包括2/3以上的港澳台同胞,他们在内地(大陆)的消费并非“国际旅游收入”,而是“入境旅游收入”;内地(大陆)居民去港澳台旅游的消费并非“国际旅游支出”,而是“出境旅游支出”。出现这种“笔误”并非偶然,这是由于我们的出入境旅游统计框架中,一直把大陆与港澳台之间两岸四地的出入境旅游与大陆与外国之间的出入境国际旅游混在一起而误导的结果,“犯了常识性的统计分析错误”。

笔者从2008年开始一再呼吁国家旅游局调整出入境旅游市场统计框架,尤其是出入境旅游市场的统计框架,其要点一是把两岸四地之间的特殊形态的“国内旅游”与外国人来华、中国人去外国的“国际旅游”分开统计,二是把出入境的“旅行者”与“旅游者”区分开来,三是对出入境旅游贸易顺差还是逆差作结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