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死亡潮来袭!在线旅游创业公司严冬中夹缝生存

 

 

宋涛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东二环,点起了他在这间办公室的最后一支烟,可能10个月前,他隐约预感到了可能会有今天,但他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10个月前,携程和去哪儿通过资本运作走到了一起。彼时,宋涛无论对内还是对外,表达的观点都是“这是资本的游戏,主要是为了避免两家在价格战中的过度消耗,这也是在线旅游行业后来者带给龙头的压力”。

宋涛意识到了这是资本游戏,他有意避讳了这个核心,可他躲不掉的是,自己也正处在这资本旋涡里。在资本面前,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2015年年中开始,资本寒冬来袭。持续到今天,压得所有靠烧钱揽用户的创业者近乎无法呼吸,毛利率不高的在线旅游创业公司感受尤为强烈。

活下去有多难

“在过去的7月,我一夜夜的失眠,不喜抽烟的我,一地的烟头。有人告诉我,绝不会给我一分钱了,有人默默地离开了,有人大声地指责我然后离开……”

我们不知道过去的那段时间宋涛经历了什么,但是现在的结果来看,他一手创立的在线旅游创业公司已经散了,陪伴他的,只有一地的烟头和窗外的路灯。

宋涛只是众多创业者的一个缩影,进入2016年以来,已经有多家在线旅游公司死掉了。披着阿里系光环的“淘在路上”就是之一,醉心于烧钱扩张的它终究还是没能活下来。

前段时间,融资超千万的“周末去哪玩”和“收留我”先后停止运营;“麦兜旅行网”也疑似跑路,尽管平台连发三次公告澄清,但是最后还是以相关部门介入调查收尾;再早些,“爱旅行”团队解散、官网关闭,近日虽重回公众视野,却已成别人家的公司。

除此之外,据媒体报道,旅付通、拒宅网、脚丫旅游网、找好玩、周五旅游网、徒步狗旅行、哪旅游网等一大波在线旅游创业项目也已宣告死亡。

难道是同质化导致大家很难存活?新浪科技经过梳理发现,死掉的公司都有各自主打的业务,彼此之间有着很大差异,因此同质化致死的说法并不成立。

据易观智库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达到4737.7亿元。其中,携程+去哪儿的市场占比达63.9%,这还未包括艺龙的份额;阿里旅行也从12.8%上升到15.1%。随着大公司份额的扩大,必然伴随着小公司的市场份额遭挤压。

资本面前一切都变得无力

2015年11月,距离去哪儿合并仅过去一个月,携程便成立了全新的周边游事业部,引入所有周边游场景的资源产品,并进行多部门协调、联动,完成携程周边游场景的建立。这样一来,即宣告了“周末去哪玩”等周边游初创企业的死亡。

再者,携程一直在做的目的地营销O2O模式,也把“淘在路上”这一类的公司逼到了死角。2016年至今,携程已与国内外众多知名目的地达成合作,并为目的地定制整合营销方案。此时此刻,留给创业公司的路无非仅剩那么几条——关闭、转型,硬撑也撑不过冬天。

财大气粗的大公司着实令创业公司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其碾压。

不得不提的是,死掉的公司也有自身的问题。旅游行业归属于服务业,而服务业最讲究对服务的品控能力。但在价格比拼、用户抢夺激烈的旅游业,剩下的就只有流量和资源,没有标准化的服务,再加上极低的毛利率,这些公司想活也难。

凛冬已至

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持续的资本寒冬让创业者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据不完全统计,1月到目前9个月的时间里,在线旅游领域共发生了78起投资事件。其中天使轮投资事件21起、A轮40起,二者占比达78.2%;C轮及以后的投资仅有6起,占比仅7.6%,远低于其他行业的比例。

并且,上半年的旅游投资主要以百万和千万人民币量级的投资为主,从金额上来看也难见2014年的火爆景象,不禁让人唏嘘。

新浪科技发现,能迈过“C轮死”的那些公司,大部分都背靠“大佬”,如阿里巴巴、GGV、经纬中国、红杉资本中国等。

从整理的数据来看,2016年旅游创业方向主要还是集中在出境游以及和出境游相关的住宿交通预订等领域,占比高达65%。而立足于国内旅游市场方向的创业已经被边缘化,且该方向上的创业,也以各种垂直人群的需求定制特色游为主,如极限运动主题、同性恋主题等。

“热了就要冷,这是就是市场规律”,一位VC合伙人说道。

资本寒冬同样可以令创业者冷静下来,“创业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无到有,也就是从0到1,在这个阶段,要满足功能性诉求,比如爱迪生发明了灯泡。第二个阶段是从有到优,一旦市场有了竞争者,你必须性价比高于对手,否则就被抛弃。如同节能灯和白炽灯的区别。”“收留我”创始人罗准曾表示。

2016年,对于在线旅游创业者们来说是悲惨的,市场的残酷、巨头的挤压,再加上资本的观望,日子实属难过。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宋涛低头才发现,两指间没吸几口的烟已经烧到了过滤嘴,无奈将烟头按灭在了烟缸里,拿起了已经收拾好的整理箱,关上了办公室的灯,头也不回地开车走上了灯火通明的东二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