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荷包已瘪?这些物价超低的地方可以是下一站的首选

 

十一这几天,去远方的去远方,参加婚礼的参加婚礼,不知道短短7天你的荷包瘪了多少?今天Feekr为你推荐几款国内外超性价比的目的地,国外机票一两千,国内景美人少消费低,错峰游也好,为下一次出行提前准备也罢,对美景的憧憬总会化解你近期的焦躁不安。

桂林海洋乡

待到银杏黄时去看最美山水

很早很早以前在课本中就认识的一个地方,除了山水却似乎再也说不出它的其他特色了。其实除了甲天下的山水,桂林还有一片金色的海洋,它就是有着“天下银杏第一乡”之称的海洋乡,每年一过了11月这里就开始异常地绚烂。海洋的银杏不只海洋一地,从灵川县的海洋乡一直到兴安县的高尚镇,沿途所见的银杏林,都被广义地称之为海洋银杏。

在田园、村舍、溪流和村道旁银杏随处可见,树龄一般为30~50年,在50多万株年代久远的银杏树中,百年以上的便有1.7万余株,最古老的已有500多年历史,最大的“白果王”树高达30米,树干需6人合抱。这里大概是世界上人均占有银杏最多的地方了。

大桐木湾村是银杏相对集中的一个点,设有摄影家协会的大桐木摄影区,最出名的“白果王”也在这里。据说以前这里是不收门票的,但是随着前往的游客越来越多,现在村民小凳子一摆也收起了5元/人的费用。幸好乡民们相当平静,他们会忙里偷闲摆摊出售一些自家土特产,却不招徕、不叫卖,只在村口路边和家门前静待买家,农家乐则是从容不迫地接客,就如同日常的居家过日子,让人看着心里宁静。

小平乐距海洋乡18公里,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这里的银杏古老又大棵,根深枝粗、叶黄茂盛,造型特别漂亮,但数量却不多,大概正因为这样才没有被开发吧。大银杏往往是长长的树枝往外伸出好几米,地上铺满金黄的落叶,在最绚烂的季节,抬头望,低头瞧,天上地下除了金黄还是金黄,黄得热烈奔放。

成都色达

寻求心灵震撼的人总得去一次才甘心

从成都搭乘大巴转过曲折的路要十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色达,有人说这叫折腾,而大部分人在看到五明佛学院的那刻才懂得了什么叫千里迢迢的值得。红色的小木屋犹如一个个格子从上到下层层叠叠在山谷间铺展开来,下雪天大概会更美。

每个人来到这里都会疯狂地拍照,拍房子、拍僧人、拍天葬,然而其实大多数僧人都是不喜欢被拍的,还记得一个小僧人曾经告诉小飞君他不喜欢被放到网上被全世界的人观摩。有时候看他们的眼睛会觉得惭愧,因为太清澈了;有时候看他们的生活会觉得羡慕,因为天天没有烦恼。

你或许难以理解藏民一大早就在天坛前磕长头的做法,你或许无法像藏民一样绕着转经筒转上一圈又一圈,正因为如此才对它们充满了好奇,而外行的你除了拍照记录下某个场景,又怎能像它们一样日日重复着一件简单又执着的事呢?

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若是赶上下雪真的会很冷很冷很冷,但是这样的色达也真的是特别美特别美。

对于很多人来说色达其实只能算一个中转站,拍了照过个场就算结束了。对于要在色达呆好多天的人来说爬到喇荣宾馆后面的山头上俯瞰整个佛学院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而夜晚看时更是另一种气质。

天葬台离佛学院并不远,搭个小面包车就能过去,当然步行翻过喇荣宾馆后面的小山头也一样可以到达。往往在看天葬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对藏民该有的尊重,对当地的习俗没有最基本的敬畏,那些牛逼哄哄的天葬图片背后不知道摄影师们都做了什么。

衢州台回山

何止是江南的小布达拉宫

衢州开化的台回山应该是近两年才火起来的,它跟婺源只隔着一座山,而它的知名却跟婺源一样也是因为油菜花、梯田,还有那个恰如其分的江南小布达拉宫美称,可惜的是很多当地人依旧还不知道在开化的山坳坳里还有这样一个美赞的地方。赶在秋天的时候前往,在还没到达之前就被告知这里过了最好的油菜花季就没什么看头了,可能正因为带了这样的小忐忑,才在到达时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听说油菜花季的时候车子根本就开不进来,而此时游客寥寥得真好。从山脚看上去层层的梯田之上只有几栋房子,没什么震撼却有点遗世独立。沿着田间的台阶慢慢晃荡上山40分钟左右。

梯田上的水稻十一的时候已经微黄了,一层一层的不似油菜花,却多了几分童年的味道。天气晴好的下一个周末应该就能看到丰收的景象了。村子上面的梯田里种着紫苏(烧鱼用的),恰好赶上几个农民在收成,他们说现在村子里的地都被某位大老板承包走了,他们也变成了打工者。

原以为到了江西才会有晒秋,却不想在逛台回山的小道时就邂逅了好几处晒秋的风景,在屋顶上,在平台上,在某块平地上,虽然不比篁岭的晒秋来得震撼,却真的是晒秋,不是为游客准备的布景。

即便是开农家乐的村民也依旧还是那么淳朴,你不吃饭不住宿,来到他们家院子他们还是会为你泡杯水,你甚至可以坐在人家院子里头看一整个下午的风景。山顶有好几家农家乐,云雾山庄是观景最好的,据说摄影师最喜欢他们家,因为想拍日出或者下雨天直接在他们家窗前就可以了。

缅甸

我们的征途是日出日落

去过蒲甘的人常说,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最壮丽的日出和最绚丽的日落。驶过的马车扬起的灰尘在斜射的光线中飞舞,万千佛塔笼罩在初升太阳的暖色调中渐渐苏醒,好似一场盛大的表演。太阳升起的瞬间,晨光里金灿灿的廊柱棚顶,一瞬间在水面映出双倍的色泽,那一刻如遇神迹。古老的佛国从沉睡中醒来,一切新旧交替,千变万化。

如果要问欣赏日出日落最好的角度是哪里,那么清晨和傍晚的热气球上绝对是特别又震撼的选择。当你有幸等到一个一个无风无雨,云层不厚的时刻,在热气球中看着万佛之城逐渐的离开自己的脚下,身旁的阳光温暖的洒在身上,随着天色渐亮,平原上高低起伏错落的佛塔也显出了形状。那种感觉,绝对会令你终生难忘。

行走在缅甸最经典的百年老桥上,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味道。每一步落下去,伴随着咯吱的细碎声响,似乎可以感觉到桥板的轻轻摇动,这藏匿了多年的悠悠时光,如同沧桑的缅甸历史般久远,任岁月荏苒,犹未老去。在日落的余晖下,无论是柚木制的桥,还是桥上的人,都呈现出温暖柔美的色调,怎么拍都美得心醉。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落日装饰了你的发丝,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下过雨的茵莱湖的清晨,空气氤氲,水洗的青芒果与杜鹃花,色泽格外明丽。此时包一条当地特有的细长小舟游茵莱湖,在达达的马达声中猛然加速,会让人忘记自己身处于炎热的缅甸。茵莱湖是一个浮岛的世界,浮岛随湖水的涨落而升降,也可以像船一样划来划去。单脚划船的渔夫是茵莱湖上最迷人的舞蹈家,因此茵莱湖有着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捕鱼方式。

有人说,置身缅甸,能够看到自己的内心,不论丑陋、罪恶还是善良。路上遇到的的每一个缅甸孩子都看上去那么灿烂,无论相不相识,无论是否初见,都和灼热的阳光一起相逢一笑。这种微笑,发自内心,纯朴真实,没有掺染任何杂质,直抵我们的内心深处……

老挝

被时光遗忘的国度

琅勃拉邦白日的集市已经十分热闹喧哗,然而晚上,它又摇身一变成为“沉睡的商人”,在旧王宫与挥别夕阳的普西山之间大放异彩。白天这里是宁静的庙宇世界,入夜后摊主们支起帐篷,满街的纸灯笼发出柔和优雅的光芒,喧闹的夜市成为了城市中最耀眼的购物天堂。

一般大家都是于黄昏时分来到湄公河的,坐一艘小船前往河的中心,河水已经不像刚上船的时候那么混黄了,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中的蓝色,映射在河水上,渐渐地水天一色。有时你会看到河边几个僧人正在洗漱,小孩子们则跳水玩耍,享受着这条河带给他们的所有馈赠。若是夜晚坐在废弃的船顶上看天空,这边的星星则要更多更亮一些呢。

在琅勃拉邦的清晨,宁静的古城里混杂着雨点落地声音里,传来了寺庙里梆梆绑的敲鼓声,那是僧侣们的布施开始了。那一幅幅之前也曾在旅游杂志里面看见的橙色画面,老百姓们清晨跪在路边,等候着僧侣们,给他们分发食物,僧侣们接受着食物,维持着一天的生活,这样的画面,一下子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你有着冲动一定要去看一次这样的景象。

穿行在老挝的寺庙中,时间是用来浪费的,心情是用来慵懒的,眼神是用来发呆的,连空气都是随意而闲适的。这里有拉萨的宗教氛围、丽江的古韵风情和阳朔的懒散悠闲,却没有熙熙攘攘的游人和浮躁喧嚣的俗心。清晨的香通寺,如果进入的很早,没有人守门,直接就可以进去,被细雨洗过的寺庙显得格外的干净,在没有游人的清晨显得格外宁静肃穆。

应该说,很难想象还有其他哪个国家能像老挝一样闲适懒散,至少从表面看,老挝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时候甚至也不作息,人们脸上随时挂着笑容,似乎他们看起来很快乐,一直无忧无忧无虑……你以为的满街贫穷,其实他们的街道也都点缀着粉色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