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低价游不死内幕 OTA深陷价格战

 

不久前,网络流传一段标题为“云南导游强制游客买翡翠”的视频引发了广泛关注。

  10月30日,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公布公告称,28日国家旅游局在整治“不合理低价游”情况通报会上,点名批评途牛、同程、携程、众信、蚂蜂窝、游尾会、驴妈妈、360旅游、芒果旅游网等9家旅游企业。截至目前,9家被点名批评的旅游企业已下架涉嫌“不合理低价游”产品800多条。

  这已经不是国家旅游局第一次向低价游发难。去年6月起,全国旅游、公安、工商管理部门就开始联合行动进行了一场大范围的不合理低价整治行动。而在去年4月,同程、途牛被指低价揽客,被江苏省旅游局等部门约谈。

  然而,不合理低价游仍然屡禁不止。“OTA(在线旅行社)对于低价游深恶痛绝,但却不得不做。”国内某知名OTA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旅企整治

  这实际上是国家旅游局开展整治“不合理低价游”专项行动之后的一次通报。10月12日,国家旅游局印发《国家旅游局关于组织开展整治“不合理低价游”专项行动的通知》,将在全国组织开展为期半年的整治“不合理低价游”专项行动。主要任务包括严打低价产品、遏制“不合理低价游”势头,严查合同签订、切断“不合理低价游”链条,严管购物场所、堵住“不合理低价游”源头等。

  被国家旅游局点名批评后,9家旅游企业纷纷表态:全力配合旅游主管部门,抵制不合理低价游。

  携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携程近日发起了“坚决抵制不合理低价游”行动,对于供应商和产品,从平台准入和监管上打击不合理低价游,设置“警示价”,并主动将100多条涉嫌不合理低价的旅游产品下架。10月30日,携程进一步提高平台限价标准,不合理低价产品将无法上线,并再次下架了一批涉嫌不合理低价的产品和供应商。此外,还在客户端和网站的搜索上屏蔽低价,引导旅游者理性消费。

  针对在平台上售卖产品的1万多家旅行社,携程旅游平台还实行了新的流程规则,对于违规旅行社加大处理力度。一是以虚构价格诱导消费者预订产品,强制客人购物、自费或增加客人购物、自费,延长停留时间,一旦发现做产品下架整改;二是产品未提前明示,然后提出额外增收费用的情况,将追究相关赔偿责任和处罚;三是对于因为不合理低价产品导致客人重大投诉和相关部门处理的,追究相关赔偿责任、清退供应商。

  “28日国家局通报会后,我们又进行了检查和梳理,下架了100多条涉嫌低价线路。”同程旅游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同程将继续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排查治理:利用自动化与人工并行的方法,继续进行产品排查,将涉嫌不合理低价游的产品,进行下架和清理;加强供应商管控,对供应商的产品线路进行清查,从源头排除不合理低价产品;围绕游客满意度进行调研,有效利用点评机制,从游客端进行逆向排查,发现不合格产品,立即进行处理。

  途牛则表示,公司内部相关部门已对公司旅游产品价格进行了全面梳理检查,加强对地接旅行社“不合理低价”旅游产品的上线审核,对80多条疑似“不合理低价游”产品予以下架处理。

  国家旅游局的每一次整治,似乎都得到了相关企业的积极回应,然而,问题仍然存在。

  华美首席知识专家赵焕焱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这几年各大旅游企业,尤其是在线旅游企业都动用了大量资金去补贴,造成表面价格很低,为的就是低价争夺游客,这已经成为常态。大量不合理低价游存在的根本原因是以成本换取市场的做法,而这是违反我国现行《价格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

  “当年在线旅行社以成本换取市场的做法出现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指出其违反了上述法规,现在再纠正确实积重难返。我认为这次必须依法治行业。”

  博弈供应商

  “国内游中,云南和三亚的类似情况最多,也最为离谱。”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今打着低价游的旅行团,其本质无一例外都是“购物团”,而如果导游仅是带着游客去买牦牛肉,已经算得上很有职业操守的了,导游更多的是带游客前往出售藏药、玉器、貔貅等产品的店铺,而这类店铺出售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假货。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低价游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台湾。当时台湾的旅行社接待了大量的日本游客,发现这些游客购买力很强,于是获得新的获利思路—与商家合作,获得购物返点。而另一方面,旅行团能够给予游客更低的出团价格,因此吸引到更多的游客。长此以往,旅行社和导游发现依靠购物获得的利润大大高于旅游本身。

  “那时候,还出现了 买团 。就是旅行社不给导游工资,导游如果要出团,反而要支付一定金额的钱给旅行社,而自己的收入来源则是提成。”上述业内资深人士介绍。

  随后,台湾的旅行社将这一模式复制至海外,比如澳大利亚,那里的绵羊油是跟团游客必买的“特产”。之后,此种模式在中国内地顺利落地。然而,恶劣的是,导游选择带游客购买的“特产”变为了利润极高、但又极难分辨真假的玉器和药品。

  “其实一算成本就知道是否为购物团。把出行那段时间的机票和酒店价格加起来,就是基本成本,若明显低于这个价格,一定是购物团。”上述业内资深人士说。

  上述OTA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之所以OTA仍然上架不合理低价游产品,是由于OTA之间竞争的存在。“一些地接社获得了购物带来的利润,团价会下降,而被游客选择的概率就会提高。我们也知道这类旅行团的投诉率很高,但是如果不做,其他OTA会做,而事实上这块业务我们是赚钱的,所以与其把客人 赶走 ,不如还是继续做。”

  不过,一些OTA会和供应商签订合同,约定不能强迫客人购买,不能有投诉,如果投诉到了一定的量,OTA会下架相关的产品。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种博弈仅存在于大型OTA与供应商之间。如果仅是一家小旅行社,供应商则会变本加厉地要求游客购物,因为这类旅行社没有“博弈”的资本。

  “供应商对OTA是又爱又恨。因为OTA的量确实很大,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多客人,但是又不太敢 狠宰 这批客人。”上述OTA内部人士如此描述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

  数据显示,国内居民旅游消费日益增长,2015年我国居民人均出游2.98次,旅游市场规模达到41亿人次。预计到2050年,我国居民人均年出游将达到10次以上,全国旅游市场规模将超过140亿人次,旅游将成为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方式。

  另外,《中国中老年人旅游消费行为研究报告2016》显示,中老年人出游热情超乎大众想象,如果身体条件和经济条件允许,有84.5%的中老年人愿意出去旅游。而从银发游的成行渠道来看,旅行社仍然占据着绝对主导:旅行社及其相关网站贡献了70%左右的银发游客流。

  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目前自由行的占比已经超过了跟团游,但对于中老年人来说,跟团游仍然是第一选择。而参加低价团的游客一般是中老年人,这类游客与年轻人相比,缺乏旅行的经验,但对于价格又极为敏感。

  “我们也特别希望能够打击低价购物团,但如今的旅游市场出现了 劣币驱逐良币 的情况。政府层面的整治治标不治本,真正解决问题只能依靠市场本身的力量,也许只有等到中老年人上够当了,有了旅行经验,并且大众生活品质进一步提高之后,才能真正杜绝不合理低价游。但我也相信不合理低价游最终会消亡。”上述OTA内部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