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彻底商业化的乌镇,似乎要好过千篇一律的江南水乡

 

 

中国乌镇电 -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下午,在中国东部风景如画的乌镇,刘红飞(音)扑通一声坐在了一个无人使用的婴儿推车上。

他穿着深色衣服和红色旅游鞋,脸涂成了白色,嘴里叼着一只卡祖笛。

“你好?”他粗声粗气地朝着一群群从他面前走过的游客打招呼。“有人在听吗?”

看到这个像幽灵一样疯狂的怪人,人们纷纷快步离开。不过当刘红飞表演起一出关于死亡、战争和女人的独角戏时,一群旁观者在他周围聚集起来。

中国的街道上很少能够看到荒诞戏剧。在这个国家,公开演出受到了严格的管理。因此,在乌镇这个以迷人的运河和传统建筑著称的古镇上,刘红飞的独角戏为人们带来了一种新鲜的真实感。

刘红飞所在的黑猫剧团从北京来到乌镇,参加十月在这里举办的第四届乌镇戏剧节,这项活动每年举办一次。黑猫剧团由年轻演员组成,擅长表演前卫戏剧。

戏剧节创始人之一、台湾裔美国剧作家赖声川表示,当他首次来到乌镇时,他感觉这里是“一个美丽的舞台”。他还表示“这里缺乏气质,没有灵魂”。

一些批评者认为乌镇缺乏生气,不过这座小镇已经成了中国旅游业发展历程中一个极为成功的案例,每年都会迎来将近七百万游客。对于这座只有大约五万人的小镇来说,这其中的经济利益是巨大的。

戏剧节主办方文化乌镇公司董事长陈向宏表示:“我们就像飞机引擎一样,通过创造商业机会带动整个乌镇的发展。”

不过,随着中国不断增长的游客群体变得更加精明,旅游业也开始尝试别的发展路径。以 20 世纪小说家茅盾出生地而闻名的乌镇正在试图跻身这场变革的最前沿。

陈向宏也是乌镇旅游公司的董事长,这家公私合营的公司负责管理乌镇的开发。陈向宏表示:“现在人们来到一个地方不仅仅是为了拍照,他们希望停留更多时间,沉浸在这种体验之中。”

他还表示:“我们给乌镇打造了一个美丽的外壳,我们现在希望将文化元素填充到这个外壳之中。”

陈向宏的策略表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了文化的重要性。不过政府官员和企业家更喜欢将文化看作一种商品——一种带有资本意义的文化——而不是一种有机生长的事物。

为此,乌镇凭借其年度戏剧节走上了国际文化舞台,将散布在该地区的其他所谓“水乡小镇”甩在了后面。今年,为期 10 天的戏剧节吸引了超过 3.5 万名观众。

今年春天,这里还创办了乌镇国际当代艺术展,展会组织了一个颇为引为注目的国际咨询委员会,展出了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艾未未和张大力等 40 位著名艺术家的作品。

这里还有一家创办于去年的木心美术馆,专门展出乌镇画家木心的作品。木心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入狱,后来得到了平反。

除了文化和旅游领域,这里最出名的恐怕就是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了,这是一项聚集了中国和西方顶尖科技公司高管和政府高官的盛会。(今年的会议将在 11 月 16-18 日举行。)

今年 7 月,乌镇旅游公司与互联网公司百度达成了一项开发无人驾驶汽车服务的协议,使乌镇成为了中国首批测试无人驾驶技术的地区之一。

今年的戏剧节艺术指导孟京辉表示:“乌镇具有一种令人鼓舞的活力。在内容和预算方面,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完全的自由。在中国,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孟京辉表示,来到乌镇的游客只能进入两个指定的旅游区,这种制度为他们提供了许多“被动”观众。两个旅游区均由乌镇旅游公司经营,门票在 15 美元左右。

旅游区内部的城市景观堪称完美。旅游公司将各家店铺精心安排在了一幢幢极为质朴的传统建筑之中,以确保游客能够看到各种当地美食和特产,比如葱卷和蓝印花布。

200 多名清洁工将石板路面打扫得极为整洁。人行道上没有垃圾,街面上也没有晾晒衣物。不管走到哪儿,你都可以看到适合自拍的背景——流动的绿色运河,带有斜坡的瓦房屋顶,美丽的石桥。

二十年前,乌镇是中国正在被城市化掏空的众多小镇之一。在一场大火毁掉镇上很大一部分建筑之后,乌镇人陈向宏看到了将这里重建为旅游景点的机会。

可供开发的旅游元素并不多。这里没有值得制作明信片的山峰,也没有大型河流,只有运河——那是古时候作为京杭大运河的一部分建造的。此外,这里还有正在衰败的传统建筑。工人们修复了古建筑,并彻底重建了一些房子。这项工程始于乌镇东部,后来扩展到了西部。

居民被迫搬迁,工厂也被关闭,输电线被埋到地下,运河得到了治理,停车场、游客中心和旅馆出现在了镇子上。

这个充满争议的整顿过程带来了巨大的人员成本。例如刘慧根(音)就被迫搬了两次家,以便为小镇的发展让路。

67 岁的刘慧根是一位子承父业的理发师,他表示:“当然,一些人反对这种做法,不过他们最终转变了态度。到了最后,我们每个人都想成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刘慧根在乌镇西部景区的步行街主干道上经营着一家小店,店里有两把生锈的理发椅,墙壁被漆成了白色。刘慧根在这个小店里接受了采访。20 年前刘慧根就在这条街上工作,那时这里并没有游客。他表示,除了比以前更加整洁,更具商业气息,这里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刘慧根表示,由于旅游区收取门票,他失去了之前的一些顾客。不过和这里的其他许多店家一样,游客的增加足以补偿这种损失。

66 岁的沈文英(音)表示:“由于有了游客,生活比以前好多了。”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沈文英坐在一把木制板凳上,把手伸进桶里,将死去的蚕从白色的小蚕茧里取出来,以便制作丝线。在她工作的时候,一群游客围了过来,开始拍照,他们似乎觉得当地老年女工匠的工作场景是一个值得记录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