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动态

返回

 中国最美的五大城区

 

推土机压过了那些过去的时光,也移平了传统,在拔地而起的水泥森林里,一座一座城市越来越像“多胞胎”。还好,还有一些老城区留下,情怀不死。在此,我们再次带领大家来回顾一下所评选出的中国最美的五大城区。

厦门鼓浪屿

鼓浪屿素有“海上花园”的美称,它完好地保留着许多具有中外各种建筑风格的建筑物,屿上人口约2万,居民喜爱音乐,钢琴拥有率居全国前茅,被赞为“琴岛。”

女人临窗隔街喁喁互叙家常,男人提着手机在拱廊上寻找信号,小儿跌跌撞撞溜出门缝,屁股夹着尿包,跋涉到新街玩具店,被邻家婆婆拎回,哇哇张圆了喉咙;岛上音乐学校的学生在调弦,涛声便一拍一拍陪着试音;美术学院的女孩子靠着短墙写生,不知不觉从日午的困倦和聒噪的蝉声中醒来,合上速写簿,伸个柔软的腰,掸落肩头的一朵落花。

最耐人寻味的是那些别墅以及它们的名字:杨家园、番婆楼、春草堂、观海别墅、西欧小筑、亦足山庄等等,听起来已出彩得很。名如其楼呀!在或富丽奢华或沧桑古朴的外貌下,掩藏着一部部真实的南洋华侨家族史,不知有多少“大宅门”锁锈路埋,讳莫如深鲜有人知。

苏州老城

整个苏州老城就是一座最大的园林,小桥、流水、人家,在绿树的掩映中,像极了一幅写意画。“苏州古城是人类伟大的艺术杰作,她所展现出的天堂般的人居环境,蕴含着深邃的人生哲思与丰厚的人文底蕴,其艺术和技术成就达到了人类聚居历史上的极致。而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20平方公里的古城能够被整体性地保存,其古城格局与风貌保护完好,在处于快速工业化进程的中国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人间天堂的苏州,一个过去和今后的归宿之所。”

苏州园林体现的是所谓“诗意的栖居”,“诗意”不只是小桥流水,茂林修竹、奇石假山、画栋雕梁……,也不只是所谓借景的艺术,而是体现着存在的根本意义,是关系到人要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上——这个是必须要搞清楚的中国认识。高速公路、水泥楼房、玻璃、钢筋、塑料、汽油固然不错,可以加快我们的生活速度,但在加速改造之后的这一切的尽头是什么,是新的失眠纪录还是苏州园林?是伊甸园还是万物死亡的荒野?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还是沙尘暴和污水池?现代人被现代化的过程所迷惑,但人生的意义在于安心。没有心的人我就不说了,那些从中国文化继承了心和存在感的人们,你们的心要安在何处?

“苏州园林”不只是什么园林局下属单位之一,它是我们民族的文化圣殿。对一个本来只是“过日子”、“修身养性”的地方使用“圣殿”一词,是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令它升华,脱离日常生活的现场,成为文化象征,精神隐喻。中国铺天盖地的“马塞克帝国”已经使“苏州园林”成为我们最后的文化遗址之一,一座黑暗中冉冉升起的圣殿。

澳门历史城区

港务局大楼位于妈阁山边,是一座兼具阿拉伯色彩及哥特建筑特色的砖石建筑。由于历史的因缘际会,澳门逐渐成为一个不同文化相遇和交融的地方,并且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但当人们赞颂澳门的这种文化特性之余, 也不该忘记所谓的“文化交融”不过是西方的海外扩张在中国衍生的副产品。中华帝国从“世界的中心”到走向夕阳的嬗变完全可以在澳门这面小小的镜子中折射出来。

漫步澳门历史城区,就是在穿越历史的时空。当脚步踏在议事厅前地(“前地”来自葡文的largo,即小广场之意)上,恍若凌波而行,这些铺成海浪形状的一块块碎石,凝聚着葡萄牙人对大海的情结,是大海引领他们来到东方,成就光荣和梦想,如今樯橹烟飞灰灭,只有金属的地球仪静止在广场的中央。圣保禄学院原是远东第一所西式大学,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等“聪明特达之士”都是从这里启程前往中国传播基督教的,但他们未能把天子的臣民都改造成上帝的羔羊,空留下大三巴牌坊的残墙在石阶的尽头孤独,它的门前是天空,门后还是天空。融合中西建筑风格的郑家大屋气派不凡,其主人郑观应倡导维新变法,写下对孙中山、毛泽东产生过影响的《盛世危言》,发出“政治不改良,实万难兴盛”的呼吁,但曾御览此书的光绪皇帝却没有能力改变历史。

妈阁庙香火鼎盛,上香求福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据说妈阁庙是澳门最早的建筑,当初葡萄牙人在这里的海岸登陆,问本地人此地是何处?答曰:妈阁,从此葡萄牙人就把澳门叫做“MACAU”。闻一多在《七子之歌》中说,“妈港”(即MACAU)不是澳门的真姓名,确实不是,但澳门还有其他真实的名字,如“濠镜”、“镜海”、“濠江”等,其中“镜海”算是最动听的了,透着几分诗意和平静。

青岛八大关

青岛八大关原有八条马路,以八个关口来命名,即韶关路、嘉峪关路、函谷关路等,不过现已增到了十条马路,这十条马路纵横交错,形成一个方圆数里的风景区。1898年10月12日,德皇威廉二世正式命名胶澳租借地的市区为青岛,并按照19世纪末欧洲最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来设计青岛,八大关就是那时留下的别墅区。八大关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称,近百幢西式别墅庭院造型迥异,充满了异国风情。

在八大关,路两旁的欧式建筑用作商用的并不多,仅仅花石楼向游客开放。再比如和花石楼齐名的公主楼其实是个肾病医院,门口挂着“谢绝参观”的牌子,丝毫没有为旅游业折腰的意思,游客们只好隔着栅栏眼巴巴的往里瞅。但即便八大关景区是如此“淡定”,但也一点不能减弱游客们对其的热情。

北京什刹海地区

北京什刹海地区的美丽在于她的平实、质朴和平民气质,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从古至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一直是生活于这个千年帝都中的普通百姓人家在皇城中所拥有的惟一公共开放空间。

“什刹海体现北京古朴的文化,是北京胡同最为集中的地区,这里不仅仅有着躲在胡同里的中国最传统的民间文化,还有沿河而建弥漫着红尘和喧嚣的都市酒吧;这里不仅有普通百姓破旧的小院,也有达官贵人们辉煌耸立的红墙丽宫。什刹海就在这样一种不同文化、不同地位、不同肤色的相互撞击中展现着她独特的魅力,她告诉我们多样性是城市活力与和谐的基础。”